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一天一个强化点 > 第五十九章 兜走酒

第五十九章 兜走酒(1 / 1)

身体完全被禁锢住了,想眨一下眼睛都做不到,旱鸭子的周泰,不知道落水的人是什么感受,但至少他们还能挥动手脚扑通扑通,而意志还在,身体却完全失去控制,这种感觉很恐怖。

如同高速开车每小时一百公里以上时,油门到底了,抬不起来,方向盘和刹车同时消失。

最可怕的是这种感觉还是持续的,符文的光华还在眼前飞舞闪烁,之前只是觉得好看,神奇,此刻多了一丝畏惧。

面对远处灿烂的事物,人们会欣赏,觉得神奇。但一旦落在自己身上,只会想赶快脱离。

虽然主观上知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主观好使的话,也就不存在恐高症,胆小鬼等等词汇了,懂和能做到是两回事。

这种对身体失去一切控制的感觉,周泰非常不喜欢,压抑般的难受。

“大家不用紧张,你们第一次经历阵法传送,所以要用部分传送之力来禁锢,才能保障安全。传送过程中,身体要避免大幅度活动,否则会很危险,这样就可以完全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以后适应传送了,就不用了。”从传送阵中心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

目光之内没见到有人说话,因为动不了,周泰也看不到谁在说话。

话语的意思他也听的明白,但周泰最想知道的是:都在传送阵之内,我都动不了,你却可以畅所欲言?

差在哪里?是说话者的修为高,只要想,就能不被传送之力束缚?还是因为我们站在传送阵外圈,他们站在内圈?

“传送马上开始,过程会持续一会儿,不要惊慌!”很快,之前的声音再次提示。

这话音刚落,周泰就感觉脚下一轻,自己突然进入到了一个完全漆黑的空间,在这里好像是在飘着,又好像在移动。

看不到参照物,试着用灵识查看情况,但灵识刚脱离自己身体,自己就失去了感应,灵识都是有去无回。

也许三分钟,也许五分钟,周泰才重新见到光亮,身体恢复行动能力。

经历过传送,周泰也懂了,如果不是被禁锢,在这三五分钟之内,很难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会显得特别漫长,有些人很有可能会想动一动,看一看,哪怕告诉他们不能动,也可能下意识的用手摸下周围,感受一下。

再次脚踏实地,恢复对身体的控制,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这次传送,对周泰的影响很大,之前对这里的一切,不说普通凡人,哪怕是面对修仙者,他也是莫名的有一种穿越者的优越感。

否则又哪里会在知己不知彼的情况下,用灵石在城门外钓鱼,心态上的狂妄占大半因素。

也许是经历过前世,看到过这里的人没看过的风景,就像贵族看不起平民,富豪看不起穷人,城里人瞧不起乡下人。

所以这十五年来,他哪怕混的都快死了,都有一种高人一等的心态。甚至想着,修仙,只要有功法,加上挂,也没什么了不起,修为自然就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一样,越来越高。

但想的再多,不如亲身经历一次,这简单的一次传送经历,就把周泰穿越者的优等心态击的粉碎。

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傻子,就拿曾经的家乡来说,最快的交通工具飞机来说,与传送阵的赶路方式比,就差了不止一个等级。

飞机,他多少还知道原理,但阵法的复杂与原理,他一点都不懂,猜都猜不到。

拿自己做对比,这里差不多的修仙者都能开启阵法传送,但自己可不会开前世的飞机。按照对应来算,前世普通人的自己对比这里也就是个凡人或者此刻身边这些低级修仙者的级别。

传送阵法,这还只是他刚见到的一种,所以他曾经经历的世界并不比这里高级,只是发展的方向不一样,各有优劣,甚至这里在一些方向的发展是前世无法比拟的。

“你们在此稍等,一会自有管事来安排尔等。”

看到传送刚完毕,纪师叔就把所有人扔下,化为一道流光跑了,直奔宗门炼丹的方向。

姜澜不得不简单代说了句话,此刻应该是辈分最高的纪师叔说几句的,然后扔给管事安排的,就相当于领导讲话,姜澜和何璃虽然是流云宗正式弟子,但当众代表宗门说话,也还是不够的,师叔够,但师叔没管,师叔走了。

因为是他们带回来的人,也不可能去麻烦别人,这种可有可无的事,师叔不做,自然就相当于没有了。

然后姜澜与师弟何璃也御剑离开,一群杂役而已,具体事由,自有管事安排。

之前跟随他们完成任务的十名流云宗杂役,也直接走出人群,四处散去,这里也没他们什么事了。

看到这里传送阵来新人,必然有人会去通知管事的过来。

所以剩下周泰他们这些新来的,大眼瞪小眼的待在原地。

看到原本属于流云宗的人,都离开了,就剩下自己这些新人,周泰才好好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此刻他们站在一个圆形的巨石平台上,一侧有下去的阶梯。四周多座高耸的山峰,一些亭台楼阁般的建筑点缀其上。

没有看到仙气袅袅的景象,珍禽灵兽也没看到一只,并且仙鹤也没有。只是感觉所有山峰半山腰之上的部分,总是有几个地方不合常理的云雾厚重而已。

那是不是传说中修仙者的洞府?

正当周泰对周围充满新奇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一个声音:“我看兄台很面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转身一看,对方侧对着自己,眼睛看向远方。好像在对空气说话,但看到对方那让自己也有些熟悉的侧脸,周泰确定这话就是对自己说的。

“吴国都城,百里开外。”周泰没有否认,直接说了出来,对方已经认出来了,拒不承认又如何,反到会很容易给对方一种自己很怕他的错觉。

简单的回答之后,周泰就没有再说话了,简单来说,双方只是完成了一场交易,除了追逐过,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恩怨。

接下来如果继续聊,一般只能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互相简单聊几句,释放善意,冰释前嫌。

另一种就是一人讥讽或挑衅,另一人回应或沉默,彼此的梁子就算正式架起来了。

周泰不想平白树敌,也不会低头服软,选择权给对方,已经到了流云宗,起点几乎一样,他还有什么可惧怕对方的!对方选择什么,他都接着。

男人可以累着活,但不能跪着活,不想惹事,但同样不能怕事。

不知是没想过,还是不打算多说,萧奕五似乎只是为了确定心中的疑惑,听完周泰的回答,并没有再说话,而周泰也不会主动说话。

众人等待不久,就有个瘦弱的中年带着两名杂役而来,自称丁渭平,让大家叫他丁管事就行。

然后带着众人往一处山角的方向而去。

前世也看过几本修仙小说的周泰,心里莫名的有点激动!并在内心发出了灵魂多问。

丁管事是不是带领大家去做入门资质测试?

是不是资质一般的继续做杂役?资质好的进什么外门?然后学功法,做任务?

自己砸了那么多强化点,就算不是资质逆天,也应该是个顶级吧。

外门大比还有几年开始,一年,三年,五年?

有没有宗门任务和积分?有的话得抓紧做!

做任何任务和同门组队是危险的大活,能躲就躲。

自己如果外门大比第一或前三什么的是不是有机会进内门?

内门有榜单,混到前列,或有宗门大佬收徒,就是真传?

一路走,一句想!还有些小激动!

最后!

发现!

原来!

丁管事只是带大家领了宗门杂役的衣服。

然后竟然是一场为了他们这百来人举办的宴饮。

相当于迎新会?在一座大殿中,一人一张小桌,上面有精美的美食,外加一杯酒。丁管事全程作陪,他言称这是新弟子的刚入门的福利。

“这兜走酒,怎么不喝,岂不可惜了。”一个声音从隔壁桌传来。

对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坐到了周泰旁边。

“何为兜走酒?这酒还是第一次听说。”对方善意的说话,周泰也就礼貌的回话。

“这是一个典故,说是此酒刚出世时,还没有名字,请了众多品酒大家来品尝。”讲话者虽然有些惊奇对方不知,没表现出来。

“因太过好喝,有几人多喝了,他们却不知,此乃机缘出现的新灵酒,只为取名。凡人品品倒是无碍,但多饮却不行。”

“别说凡人,就是修仙者喝多了,身体也兜不住,那情景…啧啧…。”

“正所谓:喝不了兜不住。所以取名兜走酒,意为喝此酒能喝能走。”

最后对方又小声笑着说了一句:“但大家都不会贪杯,一般都是一杯。”

与对方相视一笑,周泰把这小杯的兜走酒一口喝了。嘴中回味着此酒的甘甜与芬芳,心里想的是,这修仙界的坑是真多,这要是不知道此典故的爱酒之人在此,很可能洋相就出大了。

说是灵酒,但周泰感觉灵气聊胜于无。

又交谈了几句,两人互通了姓名。

“在下周泰!”

“在下萧奕五。”

宴饮结束,时间已到了夜晚,其他一切事情,丁管事说明天在说,先给众人临时分了住处。

走出大殿,看着天上挂着的月亮,周泰愣了下,有点弄不清状况,怎么又有月亮了,虽然与记忆中的不同,但都是在天上的。

最新小说: 苟在神女仙门当隐藏大佬 君王从此不早朝 福缘深厚小师弟 毒蛊魔仙:九吉不睁眼 穿越洪荒,我是截教大师兄 从倚天开始横行无忌 无限辉煌图卷 摊牌了:我是重生者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 西游封神之河神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