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宁荣荣(1 / 1)

血灵才走下斗魂场,大家就围了过来。“厉害啊,控制系可是克制我们强攻系的。”戴沐白拍了拍血灵的肩膀。“哼。”朱竹清冷笑。看着他们不对眼的样子,血灵叹了口气,“我早就30级了,魂力相差挺大的。而且我攻击力极强,还有控制作用。”

“行了,你别替他说话了”朱竹清拉过血灵的手说道,“就是不努力,自己打不过还觉得很正常似的。”不顾血灵乐不乐意,拉着她就走,离开戴沐白。“院长呢?”唐三见状连忙打岔,向戴沐白问道。戴沐白无奈的道:“天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他交代过了,让我们斗魂结束就先回去。”

“你们先回去吧。刚才院长说让我到他店里去一趟。”马红俊突然说道。一双小眼睛中闪烁着几分兴奋的光芒。戴沐白脸上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悠着点。”“戴老大,你去不去?”马红俊完全没有发现状况不对,居然火上浇油。“不去,别废话了,快走吧。”戴沐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眼角余光却飘向了朱竹清。胖子的反应明显有些迟钝,完全没有看出戴沐白眼神中的意思,胖胖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有些发红,“走吧,一起去。你不是说女人不算人口算资源么?”戴沐白终于忍耐不住了,“快滚。我没你品味那么差。”马红俊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但面对戴沐白邪眸中闪烁的怒光,他张了张嘴,终究没敢和这位邪眸白虎对峙几句,转身离去。

“戴老大,那□□的胖子去做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小舞好奇地问。戴沐白哈哈一笑,道:“你都说他□□了,他还能干什么,邪火压不住了呗。”“怕是去勾栏吧,院长倒是同意。果然是怪物学校。”血灵淡淡地开口。“男人都是肮脏的。”朱竹清在一旁补充道。小舞嘻嘻一笑,突然反驳:“竹清妹妹,你的打击面不要太大哦,唐三可就很干净。才不像戴沐白和马红俊他们那样呢。”

戴沐白没好气的道:“好,你家唐小三冰清玉洁,我们都肮脏,行了吧。不过我可比胖子品味好多了。”本来就有气的朱竹清一听这话,更加火冒三丈,用冰冷讽刺的目光扫过戴沐白。本来看着小舞一脸郁闷的戴沐白,突然感到一阵胆寒。

“品味真的很好。”没有愤怒,没有委屈,有的只是深深的不屑。戴沐白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竹清,我……”他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比胖子品味好,不一样是面对那种特殊职业的女性而说么?不论高级还是低级,不论是草窝中的凤凰还是花魁,从事的行业又有什么区别?“恶心。”留下最后一个词,她再不看众人,拉着血灵就向学院走去。

自从朱竹清来到史莱克学院之后,戴沐白一直压抑着自己,容忍着她,此时,一向冷傲的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你给我站住。”朱竹清理都不理,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更加快了前行的步伐。“你……”戴沐白猛的扬起自己的右手,强烈的白光在掌心中吞吐,他一向都不是什么好脾气,或者说,他的脾气比任何人都要暴躁。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掌上白光一闪而没,口中发出一声虎啸般的喘息,这才跟在朱竹清身后朝学院方向走去。血灵催动魂力才跟上竹青的速度,望了望后面暴怒的戴沐白,摇了摇头。

不一会就来到了学院,“你们回来了。”看到血灵,奥斯卡心里异常兴奋,立刻迎接上去。血灵望了奥斯卡一眼,那双俊俏的桃花眼闪烁着欣喜与期盼。天生满魂力的辅助系魂师,虽然是天才但和自己比还差远了。帅有什么用,没能力的魂师颜值再高也是废物。想到这不由得讽刺了一句,“回来了,也累死了。我们可不如你们悠哉啊,虽然我知道能者多劳。”奥斯卡眼神暗了暗,但还是决定的抬起头对上了血灵调侃的目光。看不起我是吧,我证明给你看。看到毫不退缩的奥斯卡,血灵愣住了,心中不由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或是欣赏,或是吃惊。可是奥斯卡却没看到血灵的眼神,他已经离开了。既然要证明自己配的上她,首先魂力就要追上她。

一旁的朱竹清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有些震动,要是戴沐白也这样就好了。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显然是戴沐白回来了。朱竹清转身便走,戴沐白脸上愤恨不已,“回来!”可佳人依然走了。

宁荣荣本来被弗兰德骂了就有气,奥斯卡来劝本想奚落一下。没想到奥斯卡直接说道:“要不是弗兰德叫我来,我才不敢和你这个大小姐说话呢。我知道你好看,出生高,我自然不配做你同学。”当时把荣荣气得无话可说,现在有被血灵嘲讽,看到戴沐白吃瘪,一肚子的怒气爆发。“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是僵尸吗?是不是在竹清那里吃瘪了?哈哈,亏奥斯卡还说你是什么情圣级别的高手,连个小姑娘都搞不定。”解放了天性的宁荣荣再没有任何掩饰,她从小就聪明绝顶,从戴沐白的脸色就看出了很多东西,毫不避讳的取笑起来。

戴沐白邪眸中寒光大盛,“宁荣荣,不要挑衅我的耐性。这里是史莱克学院,不是你家。别人怕你七宝琉璃宗,我戴沐白可不怕。惹怒了我,小心我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宁荣荣嘻嘻一笑,道:“我好怕啊!”故意挺了挺胸,“来吧。让我看看你怎么我。”“你……”戴沐白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白虎不发威,你还真拿我当病猫了。强烈的气势骤然涌动,魂力瞬间爆发,宁荣荣的身体几乎在一瞬间就被震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沐白。”刚到学校的唐三一个跨步挡在宁荣荣面前,双手向两旁一分,控鹤擒龙劲用出,将戴沐白发出的魂力卸到两旁。“大家都是同学,算了。”尽管戴沐白只是魂力外放,并没有发动攻击,但还是震的本已受伤的唐三体内一阵血气翻涌,心中暗暗吃惊,这恐怕才是戴沐白真正的实力,三十七级的魂力确实要比自己强的多了。

宁荣荣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她也没想到戴沐白居然真的敢向自己动手,虽然并没有真的受伤,但全身传来的疼痛依旧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时间眼泪围着眼圈打转,死死的瞪视着戴沐白说不出话来。

戴沐白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唐三,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身上绽放的魂力内敛,“好,小三,我给你个面子。”邪眸冷冷的瞥了宁荣荣一眼,“你给我记住,这里不是你家,不要再招惹我,否则,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丢下这句话,他迈开大步,直奔学院内而去。

“唐三。”宁荣荣抹掉眼中的泪水,突然大声叫着唐三的名字。唐三强忍着体内的不适,转身看向她。宁荣荣狠狠的道:“帮我杀了他,用你那些特殊的武器杀了他。只要你做到了,以后你就是我们七宝琉璃宗的贵宾,我给你钱,一万金魂币,怎么样?还有七宝琉璃宗以后无条件的支持。”

“七宝琉璃宗也不过就是上三宗罢了,又不是武魂殿。连武魂殿都没什么可稀罕的,你又算什么。出生很高是吧,比我还差远了。有什么好自豪的,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是丢人现眼。”出生与和天使一族同级别的血灵,怎么能忍别人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直接挖苦道。“灵姐,你别说了。”小舞看到宁荣荣哭泣的样子有些不忍。“哼。”血灵转身离去。

唐三缓步走到宁荣荣面前,深深的看着她,“宁荣荣,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拿钱和权势换到的。这里是学院,也只是学院。我们大家是同学。如果你继续抱有这样的心态和七宝琉璃宗带给你那高高在上的感觉,那么,我劝你还是离开这里吧。”带着几分惋惜的摇了摇头,唐三和小舞也走进了学院。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宁荣荣整个人都僵直在那里,如果说戴沐白的强势令她愤怒,而血灵高高在上的嘲弄让她委屈,那么,唐三临走时眼中流露的惋惜却对她刺激更大。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被七宝琉璃宗的大佬们捧在掌心中长大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思想早已形成,可今天,先后受到了几次强烈的刺激,却令她突然产生了疑问,为什么他们都这样对我?我真的错了么?望着空无一人的校门口,宁荣荣陷入了沉思。

-------------------------------------------------------

七宝琉璃宗内,大殿北侧,坐北朝南的主位是一张酸枝木雕花大椅,椅背上镶嵌着一块极大的玉石。玉石呈碧绿色,散发着淡淡的温润气息,正是一块极品温玉。酸枝木雕花大椅上端坐一人,此人面如冠玉,鼻直口方,相貌儒雅温和,一身洁白的长袍纤尘不染。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目光柔和,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人。一头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背后,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随意,没有任何做作。此时,他正看着下方一名跪在地上,身穿白色劲装的年轻人。

“除了两名辅助系魂师,其他人都去了索托大斗魂场。回来后,他们在校门口和荣荣发生了争执。荣荣被孤立了。”那位男子回应道。“行,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这么快就孤立了,不知道这个小魔女会不会因此收敛。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想到。

可那名男子却没有下去。“哦,还有什么事。说吧。”“学校里一个名叫戴沐白的男子说不惧七宝琉璃宗。还有一个叫水灵的女子居然看不起七宝琉璃宗,而且很不惧武魂殿。”“行,下去吧。”宁风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过了一会,大殿的门又开了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而来,震的大厅簌簌作响,“风致,你怀疑是他们。”“是啊,剑叔。先是雪清河被杀,毁容。再是天使一族脱离武魂殿,不再参与斗罗大陆的纷争。除了他们出世。还会有谁能逼天使一族退步。黑暗一族不会在白天出现,我听说血族有一人去了冰族之人,她为隐藏身份随母姓也是可能的。大陆越来越乱了,荣荣认识血族之人,说不定也是七宝琉璃宗的机遇啊。”“这么说了也有道理,看来这次荣荣离宗也不是没有益处啊。”

最新小说: 帝尊的小祖宗 我成了始皇帝的系统 大唐皇太子 大唐之开局成为驸马爷 你好检察官 傲世狂医 妈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桃源极品小神医 大小姐养的病娇老公是全球首富 无敌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