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潜行边缘 > 第八章 另一个世界

第八章 另一个世界(1 / 1)

太阳从天边徐徐升起,黑暗慢慢被驱散。而街道上,也渐渐有人员在走动。

一部面包车停在了路边,黑漆漆的车窗不透一点光线,以致于外人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这时,车门突然被打开,车上下来两个人,接着面包车就火速离开了现场。

只见其中一人举起手挡在额头上,似乎有点不太适应阳光。

走近一看,这是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帅气小伙子。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对着旁边身材高大的男人说道:“老郑啊,保密协议都签了,还要我们蒙眼戴头套。哎,这阳光老刺眼了。”

“算了,人家也是要走流程的。不过这头套真他妈的臭,也不知道多少人戴过。”,高大男子说完还嗅了嗅刚刚摸脸的手,一副极度嫌弃的样子。

下车的两位正是郑嘉恒和莫言之。

当时陈建邦直接甩出保密协议,等他们签字后只留下一句话:“把你们的电话号码留下,有需要会找你们的。”,接着就让范晓仁蒙上两人的眼睛和头套,并开车送他们到市区,所以才会有开头的那一幕。

等两人离开秘密基地后,陈建邦回到办公室,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的资料。跟着进来的苏韵黛忍不住问道:“建邦哥,你不会是想......”。

话没说完就被陈建邦打断:“你不觉得很有趣吗?一个普通人的灵魂之力这么强悍,而另一个身份神神秘秘的,我很好奇他们会带来多少惊喜。好了,一晚没睡你也累了,赶紧去休息一下吧!”

说完,陈建邦就径直坐到了电脑前操作起来。

苏韵黛见陈建邦开始工作,便独自离开了。

..................................

........................

.............

“老郑啊,你当时说的勾魂使者是什么啊?还有那个‘生死簿’,然后什么鬼王的?”,莫言之终于逮到机会,一口气向郑嘉恒提出心中的疑问。

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郑嘉恒很干脆地回答道:“知道养蛊么?就是一堆虫类互相吞噬后,胜出的一只就是蛊,鬼王亦是如此。”

莫言之听完,一脸难以置信:“所以七十多人死亡,但我们只见到三个是因为......”。

“对,互相吞噬只剩三只。这次若不是特事局的人,鬼王将会在那三只里面产生。”

说到这里,郑嘉恒眯着眼睛露出非常厌恶的眼神,随即恢复正常接着道:

“我们现在身处于第三维度空间的主世界。同时这个空间还存在着一个依托主世界运转的附属世界,被称为灵界,是亡者的归属之地。他们有自己的律法和规章制度,勾魂使者除了负责接引死者去往灵界,还要配合生死簿的指令执行公务,其实就相当于我们的公务员。至于生死簿......”

郑嘉恒稍作停顿,打开刚从便利店买的冰镇汽水,再一饮而尽后继续未完的话:“生死簿是灵界的镇界之宝,是天道其中一部分规则的衍生,用于维护灵界秩序的道器。你认为天道是什么?”

天道?听倒是听得多,但具体是什么,莫言之也说不出来,当下心虚地反问道:“是我们所说的老天爷吗?”。

郑嘉恒点了点头:“嗯,可以这么说。天道就是第三维度空间的规则,负责掌管世间万物运行变化的规律。我们称第三维度空间的意志为天意,负责抹除一切严重破坏规则的事物。用现在的话来讲,天道就是系统代码,而意志就是杀毒软件。

“那修道者呢?他们是属于什么存在?”,莫言之来兴趣了,趁这个机会赶紧多提出几个问题。

郑嘉恒也不藏私:“严格来说,修道者属于病毒。只是普通修道者还没有实力影响到第三维度空间的平衡,所以天意对其视若无睹。”

“若是严重影响到呢?”

“天意会集中全维度的空间之力,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大道之力,你们所熟知的天劫.....将其抹杀。或被抹杀前,先一步成功打破空间壁垒,飞升上界。”

“我噻,如果我修法了能到这个程度不就很危险?”

“你少杞人忧天好吧?已经两三千年都没人能到那个境界。”

“...............”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郑嘉恒的出租房内。

这间房子一室一厅40多平方,面积虽小,但‘五脏俱全’。而且里里外外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可以看出住户是一个注重生活品质的人。

莫言之观察一圈后都深感意外,在他眼里的‘老郑’本应该是一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臭男人。

突然,郑嘉恒很认真地盯着他,看得莫言之头皮发麻:“喂老郑,你不会是想动什么坏心思吧?”

郑嘉恒却意外的平静,竟没有出言反驳。反而一脸严肃地问道:“你有没有兴趣修道?”

“嗯?当然有啦!”,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莫言之怎么可能错过。

特别是听到郑嘉恒描绘的天道、灵界这些本以为是小说里才有的东西后,对修道世界的兴趣越发浓厚。

郑嘉恒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红色袋子,打开之后里面是几本很厚但破旧不堪的书籍。封面只写着‘修道大全’四个字,并没有署名,看起来像极了路边的地摊文学。

“修道者,就是一群游走在生死之间的边缘人。一心只求超脱轮回,逍遥自在,与天同寿。但修行路上哪怕历尽千辛万苦,亦未必能修成正果,所经历的人、事、物皆不为世人所知。你可认真考虑清楚了?”

事关重大,不由得郑嘉恒不谨慎再三确认。

“行啦,我是很有决心修道的。我去,这书有够旧的,哪个地摊淘的?后边不会写着售价9.9吧?”,如果不是郑嘉恒视为珍宝捧在手上,莫言之真不敢相信这破书居然是修道秘籍。

“你妹的9块9,这几本书分为上中下集,我把上集给你慢慢看,有不懂的尽量自己思考,实在搞不明白再来问我。切记,绝对不可以让第三者知道你在修炼什么。”,在郑嘉恒多次叮嘱之下,莫言之只好点头以示明白。

见他点头了,郑嘉恒便摆出一个打坐的姿势让他也跟着照做。

“莫子,闭上你的眼睛,把精神都集中在丹田位置,就是小腹深层,感受一下有没有‘气’的存在。”

“唔......没有耶.....等等!好像有,啊!它动了!”,听到莫言之的形容,郑嘉恒大吃一惊:“什么?第一天就能激活丹田里的气,然后还自己运转起来?!”

‘噗~~~~~~~~~~~~’的一声,伴随着震天声响,还有一股恶臭飘散在空气当中,熏得郑嘉恒的脸都成猪肝色:“我靠,你这是屁不是气!你吃了什么这么臭!”

“嘿嘿,最近大便不顺,是臭了点......哎,你说的气究竟是啥啊?”,莫言之的小白脸一红,赶紧把话题岔开。

郑嘉恒有气无力地趴在窗口,似乎刚才的‘屁’杀伤力太大了,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熏死我了......说回正题,‘气’存在于我们丹田,是法力形成的重要因素。你要先熟练掌握如何驱使和壮大‘气’,然后再不断压缩,以量变引起质变,就会形成法力。你好好记住这个感觉!”

话说完,郑嘉恒便走到他跟前,用手指抵住莫言之的额头:“闭眼!静神定心、气聚丹田。尝试把精神往下送,我会辅助你进入内观世界,去探索丹田处的‘气’。”

莫言之听话地闭上双眼,摒弃所有的杂念。

忽然!他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红光。

红光的出现令四周变得格外安静,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我开始引导你进入内观世界,好好记住这个感觉!”,郑嘉恒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

莫言之双眼明明是闭合的,却能看到红光牵引着自己的‘视觉’不断下潜。慢慢地,‘眼前’出现一小片紫雾。

“这就是你体内独有的‘气’,每个人都有且每个都不一样,只是普通人很难发掘........触碰它!”,他听到郑嘉恒的话,便乖乖地碰了一下。

轰!!!!紫雾突然剧烈翻滚!

在红光的持续牵引下,紫雾不断聚拢!旋转!

最终,紫色的‘气’形成类似龙卷风的外型,视觉上的冲击给莫言之带来了无与伦比的震撼!

而身体上给他的感觉则是暖洋洋的,正如寒冬里的太阳,让人觉得格外舒服。

正当莫言之还沉浸在自己的紫气中时,郑嘉恒已经回到现实世界。他拿开自己的手指,脸色沉重地看着莫言之:“欢迎进入修道者的世界。对不起,希望.....你将来不会怪我。”

而进入忘我境界的莫言之无法感知现实,自然对郑嘉恒的话充耳不闻。

................................

.......................

..............

当莫言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时间过去了十多个小时。

“哟,醒啦?去洗漱一下,毛巾牙刷都为你准备了,晚饭马上就好。”,郑嘉恒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正好看到他醒了。

“噢,这就去。”,莫言之踩着拖鞋走进卫生间。门一关上,便看到镜子里缠满绷带的自己。

怎么看都不顺眼,他干脆解开身上的绷带..........却神奇地发现,身上的伤口一晚上就已经开始结痂了。

“会不会跟所谓的‘气’有关呢?”

回想刚才打坐入定的场景,趁着感觉还没完全消失,便心血来潮再次闭目尝试。

精神往丹田深处探去,脑海中逐渐形成图像。

还是那团紫色的龙卷风在逆时针旋转着,只不过相比初始形态,体积和密度看上去要壮硕不少。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惊醒了莫言之,郑嘉恒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赶紧啊,我都要饿死了。”

听到这里,莫言之的肚子也不争气地敲起鼓来,当下赶紧洗漱一番后走出浴室。

饭桌上放着三菜一汤,香气缭绕,看得莫言之口水都留出来。没想到郑嘉恒还这么会做饭,真是个居家好男人啊。

“快来坐下吧。”,郑嘉恒见他出来,立即挥手示意。

莫言之拿起筷子尝了两口,“啊!真好吃!”,眼珠子一转便臭不要脸地擅自做决定:“我决定好了,从家里搬出来,以后跟你一起住。”

此话一出,听得郑嘉恒差点咽着了:“你他妈的问过我意见没?!还决定好了!决定个毛线啊!”。

莫言之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你不是要教我修炼吗?搬过来方便多啦,你每天都可以监督我啊。”

郑嘉恒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答应了:“食宿每个月2000块,水电煤网平摊。”

“我两兄弟就不用算那么清啦。”

“不然你还想白嫖啊?!”

“1500全包”

“不可能!1800不包水电煤网!”

“算你狠!成交!”,莫言之又一次在讨价还价的环节中败阵下来,心有不甘地想:‘怎么老郑总能压他一头’。

扒了两口饭后,莫言之问出了一直想不通的疑虑:“老郑啊,虽然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过,但毕竟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为什么你要教我修道啊?”

实话实说,他的疑虑并不是没有道理。刚认识就推心置腹不是不存在,但是在现代社会确实很罕见。

莫言之虽然年轻,可也懂得一些人情世故,说要搬来和郑嘉恒一起住也只是个试探,没想到他还真的答应了。

而郑嘉恒接下来的回答也令莫言之烦躁不安.......

最新小说: 从水浒开始修炼(镜像大千) 武尊别回头快跑 从零开始的修仙家族崛起记 大侠请回答!崩坏的武侠世界 我被妖魔圈养了 星海剑尊 武侠:开局被灭绝老尼追杀 重生成剑:我竟然可以收剑仆 西游:花果山的猴子太可怕了(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一天一个强化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