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潜行边缘 > 第七章 劫后余生

第七章 劫后余生(1 / 1)

距离医院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中,有两个头戴狰狞面具的黑衣人正观察着医院所发生的事。

其中一人,面具上带有四颗尖牙,正用力锤向旁边的大树,把树叶都震得哗啦啦地响:“妈的,好不容易等了两年,耗费了一堆匿灵符,本来今晚就可以完成吞噬把鬼王收走,结果.......”

“安静点,想把特事局那群猎犬给引过来啊?都他妈不是善男信女,被他们抓到的下场你是知道的吧?”,另一名戴着两颗长长獠牙的面具同伙出声阻止,

“唉,提前得到消息都能搞砸,这下好了,回去还要受罚......”,说到这里,同伙的双腿都不禁地颤抖,似乎对“受罚”有着深深的恐惧。

四颗尖牙的面具人听到‘受罚’也沉默了几秒。

他虽然愤怒,但也不是失去理智,深知在这里和特事局的人硬杠没有胜算,只好把怨气全撒在了郑嘉恒与莫大大身上:“都怪这两个小子,若不是他们早就搞定了......我要他们死得很惨!”

“走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同伙说完便瞬间消失在夜色当中。而四尖牙面具人,带着怨毒的眼神盯了一会医院后,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

........................

...............

医院三楼的走廊上

“黛黛!”,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的尽头。

此时的莫大大已经坚持不住了,眼神开始迷离。

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势过重、失血过多还是太累的原因,眼皮不自觉地慢慢合上。他朦朦胧胧地看着正在靠近的魁梧身影......还有郑嘉恒在他耳边的呼喊声:“莫子...莫子......莫子!”

............

“啊!”,莫大大睁开双眼,惊恐地想坐起来。

‘嗙!’的一声,额头似乎撞到了什么。伸手去抚摸,那是一层透明的玻璃。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棺材大小的透明仓内,浑身包得像个木乃伊。

莫大大顾不上额头的疼痛透过玻璃观察着四周,这是一个充满了各式医疗器械的房间,室内灯火通明。

“呀?醒了。”,莫大大循着声源处看去,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公公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你是谁?快放我出去。”,他紧张地敲打着玻璃。

随后玻璃罩自动打开,莫大大赶紧坐了起来。

“莫子!”,一把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莫大大不远处,这下可把莫大大激动坏了:“老郑,这怎么回事啊?我们不是在黎德医院吗?这里是哪呀?”

呼叫‘莫子’的人不是郑嘉恒还能有谁。

只见郑嘉恒光着膀子,身上还缠着几处绷带,整个人非常舒适地半躺在一张病床上。他哈哈笑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宋老爷子是名医生,至于这里是哪嘛?我也不知道。”

话刚说完,房间的门就自动打开。

从外面走进来四个人,两男两女。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魁梧健硕,体型跟医院大块头差不多的中年男子。

是他!莫大大记得很清楚,在昏迷前最后的画面就是这个男人的出现。

那名中年男子看着手中的档案率先发话:“郑嘉恒,31岁,CN市本地人,无父无母,在已关闭的惠慈孤儿院长大直到18岁。”

听到这里,莫大大扭头看向郑嘉恒,心想:原来老郑身世这么可怜的啊!

不过郑嘉恒似乎没有在听,反而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中年男子旁边的靓丽女生。

中年男子停顿了一下后接着又道:“莫言之,21岁,CN市本地人,父母健在,大学中途辍学跑去当一名网络主播,网名‘莫大大’。”

当对方提到自己名字时,‘莫大大’,也就是莫言之警觉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们这么多信息?”

中年人笑了笑:“我们是隶属于国安部下面的特别事务局,专门负责处理超自然事件。我是这个分局的负责人陈建邦,这几位是我的队员。”

莫言之挠了挠头发,出于好奇接着问道:“国家不是说要相信科学吗?为什么要掩盖事实?”。

“因为真相一旦公之于众,会引起平民百姓的恐慌,造成社会的动荡,一切为了繁荣稳定。而且政府说得也没错,要相信科学,一切都可以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只是现在的科技水平还没到达那个高度。”,接过话的不是陈建邦,反而是郑嘉恒。

陈建邦十分欣赏地看着这个小伙子,而郑嘉恒继续补充道:“什么是鬼,那是由能量构成的灵体。法力,也是能量的其中一种。能量与能量之间,不过是有着属性上和质量上的区别而已。”

陈建邦哈哈大笑:“可以啊小伙子,看来你也是行家啊,师承何派啊?”

郑嘉恒不接话,反倒一脸猪哥样地看着陈建邦身边的美女:“敢问姑娘芳名?”。

那位女生对这冒失的猪哥也不生气,脸上挂起了职业笑容,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反而是跟在身后的精神小伙替女生回答:“她叫苏韵黛,我们叫她黛黛。这位是洪婆婆,我呢叫范晓仁,今年也是21岁,平时最喜欢玩科技产品。最爱的游戏是‘英灵对决’......”。

“哎我也喜欢,你啥段位啦?”,同龄的莫言之仿佛遇到知音,“哈哈,我们以后可以一起玩呢。”

范晓仁刚想回应,就被旁边的洪婆婆打断了。

她带着沙哑刻薄的声音说道:“没机会一起玩了,很快你就不会记得今晚发生了什么事。”说完还瞄了一眼郑嘉恒。

“什么意思?哎说清楚。”,莫言之一头雾水地看向洪婆婆。

而一直没说话的苏韵黛此刻终于开口了,带着清脆悦耳的声音:“因为我们会消除和植入你今晚的记忆。放心,一觉醒来,你只会以为身上的伤是昨晚不小心摔下楼梯导致的。在消除你记忆之前我们有话要问你们,至于郑嘉恒,你也是圈中人,我们就不对你的记忆做处理了,但是要和我们签保密协议。”

郑嘉恒听到苏韵黛余音绕梁的声线,恨不得在眼眶打上两颗小爱心,爱慕之情完全表露于面。可当他听到话中的内容时,一股怒火燃烧了起来。

好不容易才结识一个可以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等会说没就没了,那怎么能行?!

郑嘉恒强压怒火问道:“你们打算怎么消除他的记忆?”

“就普通的记忆术,洪婆婆一辈子都在跟灵魂打交道,不用担心,没有后遗症的。”,苏韵黛见他担心自己的兄弟,便好心解释。

没想到郑嘉恒听完,非但没有说话,嘴角还露出一丝讥笑。

“哼!”,洪婆婆看到他的笑容,觉得是看不起自己,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看时间也不早了,陈建邦不想再耗费下去,直接开口问两人:“你们有没有在现场见过什么可疑人物?”。

郑嘉恒也干脆,把自己所知道的、猜测的全一股脑抛出来:“没有见到可疑的人,但是有出现可疑的哨声。我怀疑当年的火灾是人为的,有人为了炼出鬼王故意杀害无辜者。至于.......”

他换了口气继续道:“至于为什么灵界没有勾魂使者来接引,我估计他们是直接在灵体上做了手脚,屏蔽了‘生死簿’的感应。毕竟医院范围这么大,布下阵法很容易被其他修道人士发现。”

“唔.....我们在灵体体内发现了种进去的匿灵符,你的猜测跟我们讨论的一样。”,陈建邦点点头,表示十分认同郑嘉恒的观点。

“你让我越来越好奇,虽然实力是差了点,但是眼光很不错嘛!肯定是正统教派出来的弟子。你究竟是何门何派?”。

郑嘉恒听到陈建邦的问题,便哈哈大笑:“当年有个老头子说我天赋异禀,拿了几本修道秘籍让我选。我不鸟他,他居然跪下来求我全收了!然后我自学成才,一步一脚印地慢慢在江湖上打出了名堂来,现在江湖人都称我为‘百米鬼见愁’。听说过没?那些妖魔鬼怪在百米开外......”

这话听得众人都忍不住想打他,心想:‘这小子胡说八道居然眼都不眨一下’。

“行了,别说了,没听过。”,陈建邦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其实心里面也很清楚,这一行谁都有点秘密,就懒得深究下去。

该问的也问完了,是时候该修改莫言之的记忆了。

莫言之当然是不愿意,但又无力反抗这帮拥有着非人力量的家伙。无论怎么挣扎,身体都被死死地按在床上。

最后只能求救于郑嘉恒:“老郑,你就这么看着啊?快来救我啊!”

“嘿嘿,别担心,他们不能把你怎么样。”,郑嘉恒怂了怂肩膀,一脸无所谓地回答。

这话可算是得罪洪婆婆了,洪婆婆嘴上虽不说什么,但心里打算把莫言之的记忆篡改成‘今晚被他人殴打,伤势是郑嘉恒造成的’。

她把双手按在莫言之的太阳穴上,墨绿色的法力从掌心处涌出,化作符文进入到他的脑袋当中。

当法力所化的符文触碰到莫言之的灵魂时,洪婆婆才惊奇发现没有修炼过的莫言之......灵魂强壮程度居然是常人的两倍之多!

修炼一途上除了看身体素质以外,还要看灵魂强度。灵魂越强,悟性越高,而且对精神系攻击越有抗性。

当然,并不是说灵魂强,最终的成就必然会高,毕竟这世界有很多天才还泯为众人呢,但至少起点就比普通人要高出不少。

“难怪这姓郑的小子一脸无所谓,眼光可谓独到。”,洪婆婆暗自想到。

“建邦,这小子灵魂强度是常人的双倍,普通记忆术没办法入侵修改。硬要改的话,只能用嵌魂术了......但是万一出了问题,这小子会变成白痴。”,洪婆婆和莫言之无仇无怨,不愿意冒着风险去毁了一个年轻人的未来。

“啥?我不要变白痴!呜~~~~~~老郑救我...”,莫言之一脸生无可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样子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除了郑嘉恒,其他人听完都大吃一惊。灵魂强度居然是普通人的两倍,这个消息如果传了出去,多的是修道高手跑来收徒。

特事局的人此刻也是左右为难,不消除记忆嘛,又怕他到外面乱说话。消除嘛,又怕把人变白痴,误了年轻人的将来。

不过这种小事又怎么可能难得了我们的陈大分局长,一转眼,马上想到了对策。

只见陈建邦‘不怀好意’地看着郑嘉恒与莫大大,看得两人汗毛直竖,忍不住同时问道:

“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最新小说: 从水浒开始修炼(镜像大千) 武尊别回头快跑 从零开始的修仙家族崛起记 大侠请回答!崩坏的武侠世界 我被妖魔圈养了 星海剑尊 武侠:开局被灭绝老尼追杀 重生成剑:我竟然可以收剑仆 西游:花果山的猴子太可怕了(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一天一个强化点